Sunday, April 6, 2014

臺灣騎跡:時速20公里的美 -序篇



喜歡單車騎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。在新加坡,我會時不時的在週末騎個三十,四十公里,但不曾長徒遠征過。多年前,第一次看了蛙大的《島內出走》後就對台灣單車環島念念不忘。蛙大在35歲單車環台後,更辭去年薪百萬的工作,開設了台灣第一家單車主題咖啡館,讓夢想不斷延續。蛙大更轉為自由創作者,自己摸索攝影,用影像傳達台灣風土人情。 我後來更發現台灣是個單車王國。她不只是世界上制造和出口單車的大國,國內的單車基本設施更是完善,騎車的風氣也非常的強盛。
 

之後,我陸陸續續的買了些台灣單車騎行的書藉。其中不乏我的單車女神,魏華萱的作品,《陽光騎姬 魏華萱 鐵馬環島SNG》。華萱原本是位電台新聞主播,但歷盡了六年的主播生活,不安於室的她亦然的辭去了光鮮亮麗的主播工作,開啟了她自己的單車冒險生涯,轉任旅遊節目主持人。從將坐騎從小摺改為公路車開始了人生的另一個旅程。除了台灣單車的書籍,我也買了些國外的單車遊記。其中更有啟發蛙大還有很人的石田裕辅的著作,《不去會死》。
  蛙大
  蛙大
  魏華萱

 
魏華萱
 
魏華萱 

所以我一直以我來對台灣單車環島都一直有憧憬。邊閱讀邊想像自己在台灣騎車。由於沒有行動,所以這一切終究還是夢想而已。一方面是沒有單車維修的技術,一方面也對自己的體能沒信心。後來看到了Levart要舉辦台灣東海岸單車遊就感到非常的興奮。因為這單車團偏向逍遙的型式,每天騎車的路程不多,有整修日,還有後補給車全程提供行李運送,維修服務,補給品供應。這對一位騎士來說應該是最簡單,最輕鬆不過了。It's the best of one could get from a cycling trip. 但是我還是沒有報名因為對自己的體能還是有所顧慮,尤其是爬坡。這件事我也沒向任何人提起過,所以我也以為這件事終歸會不了了之。 一直到去年年尾,我的一位友人知道了這單車團後,從未遠騎過遠程的她,竟然自己報名了。當時我在想,看似弱質彬彬的她如果有能力辦得到的話,為什麼我不能呢?騎不上去的話,大不了我們一起推車咯,所以我也跟著報名了。

接下來的三個月內就是積極的訓練了。長途騎車對我來說是沒問題的,但爬坡確實是個挑戰,也是我的局限。但在新加坡哪有什麼山坡供訓練啊。基本上到處都是平坦無比。後來從另一位友人的告知下,才曉得可以到Mount Faber去小訓練。那裏雖然不高,路也不長,但勝在蠻陡的,而且也沒有其它更好選擇了。接下來的兩個月就每週六到Mount Faber去報到,一次上下山好幾回。 在今年三月初時,Levart還呼籲團員們到Bukit Tinggi一帶去集訓以了解本身的弱點然後加強對弱點的訓練。我也特地的從新加坡老遠趕到Bukit Tinggi去參與。這集訓証明了我在Mount Faber的自我訓練的確有幫助,也對自己更有信心。
  Bukit Tinggi集訓(Photo by Levart)
  Bukit Tinggi集訓 (Photo by Levart)

  Bukit Tinggi集訓(Photo by Levart)

台灣,我準備好了!我来了!


3 comments:

William Cheng said...

终於回来了, 期待下一篇.

Anonymous said...

可以把夢想轉化成現實是件振奮人心的事!可以一邊騎車游臺灣,一邊攝影,很不錯的體驗。
-幸宜

Anonymous said...

可以把夢想轉化成現實是件振奮人心的事!可以一邊騎車游臺灣,一邊攝影,很不錯的體驗。
-幸宜